黑暗王者 第九百四十九章:基地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爸,爸……”微弱的声音从黛娜口中发出,原本呆傻的她此刻眼眸中忽然露出清明之色,充满激动、委屈,以及一丝解脱般的释然,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流出,没有人知道她在这段时间遭受了怎样的屈辱和折磨,与身体上的疼痛相比,扎西特和杰森给予她心灵上的创伤,才是最让她痛苦的。

    但她忍受下来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么顽强的意志力,就是因为她知道,一旦被杜迪安等人得逞,就会危害到“爸爸”的生命,哪怕她知道杜迪安三人不是爸爸的对手,也绝不容许爸爸受到一点点危险。

    此刻望着壮汉站在她面前,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,雨过天晴,这一刻,她期盼着,幻想着,终于等到了!

    听到黛娜的声音,正在咆哮中的杰森和扎西特如遭电击,呆在了原地,直愣愣地转过头,视线越过壮汉,望着他面前草地上的黛娜。过了许久,二人才脖子僵硬地转过头来,相互对视一眼,又慢慢地转到杜迪安身上,却见杜迪安对他们轻轻摇头,眼中有一丝灰凉。

    二人登时怔在当场,微微张着嘴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已经明白了过来,黛娜根本就没有疯,从始至终,他们的计划都在黛娜的眼中,被她看着。

    二人忽然无法责怪杜迪安,眼中充满绝望。

    “爸爸在这。”壮汉微微蹲下,声音低哑,将黛娜轻轻抱起,像抱着一个初生婴儿般小心翼翼,斧刻般刚毅的脸上极尽温柔,“我来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终于……等到你了。”黛娜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,带有几分倦意,慢慢地闭上了眼,熟睡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她努力的扮演,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,此刻终于无法支撑了。

    壮汉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,温柔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许久,许久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转过身来,脸上的温柔却已然化作毫无表情的漠然,目光落在地上的扎西特和杰森身上。

    “大,大人,不是我干的,是他,都是他们干的,我还劝说过他们,可他们不听我的……”满脸绝望的扎西特忽然间像迸发出生机般,跪着朝壮汉趴了过去,满脸哀求,指向旁边的杰森和远处的杜迪安,“求您放过我,我愿意给您做任何事,哪怕是当您的探路石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杰森顿时愤怒了,同时又惊恐无比,他同样爬向壮汉,“大人,是他出的主意,与我无关,我有很多情报可以给您,我知道战神壁的破绽,我还知道帝国的秘密,求您放过我,我可以当你的手下,帮你做任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和扎西特都知道,单是哭诉和哀求,露出极尽卑微的态度,绝不足以让人心软,甚至只会让人心烦。但利益却可以,所以他们尽可能地想告诉壮汉,自己还有存在的价值,能给他带来帮助。

    壮汉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,过了片刻,才缓缓开口道:“你们是怎么伤到她的?”

    见他询问,二人仿佛找到一个缺口般,争先恐后地说了起来,矛头直指杜迪安,“是他偷袭出手,将她腰斩,我们本打算跟随她去见您,没想到他却忽然袭击,我们见他已经这么做了,继续去见您显然是不可能了,就只能陪着他一条路走到黑,都是他干的!”

    壮汉微微眯眼,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杜迪安。

    杜迪安被他看得一身冷汗,却没有开口辩解,以这壮汉的眼力,哪怕他们不说,他多半也能猜到几分。

    “血债血偿,我先留你们一条命,但活罪难逃。”壮汉语气平缓,并没有几人想象中的愤怒和阴冷,当他话刚落时,陡然几道劲风掠过。

    扎西特和杰森微怔,下一刻便感觉凉飕飕的感觉从胳膊处传来,二人转头望去,却见彼此的两条胳膊全都掉落在地,齐肩而断。

    疼痛瞬间如针扎般传来,刺入大脑,二人痛得惨叫起来,但不敢叫得太响,以免让壮汉感到厌烦。

    他们主宰过很多人的生死,自然知道主宰别人生死时,最不喜欢看到什么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壮汉的身体似乎没有变动过,即便是一直注视着他的杜迪安也没看清他是怎样出手的。壮汉望着二人痛得龇牙咧嘴却又不敢大叫的模样,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淡之色,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杜迪安,道:“把他们带上,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杜迪安心中暗叹,上前走到扎西特和杰森身边。二人抬头看着他,眼中有些愤怒,但克制住了,任由杜迪安一手一个将他们提起。

    望着地上的胳膊,二人脸色难看,想要开口让杜迪安帮他们将胳膊捡起,却又不敢。只要胳膊在,还有愈合的可能,但壮汉既然有意要斩断他们的胳膊,若是看到他们还抱着断臂重接的念头,难保不会做出别的事来。

    在二人思绪犹豫中,杜迪安已经拎着他们跟上了壮汉的步伐。

    一路上静默无声。

    偶尔有泥土中蹿出魔物,袭向前方的壮汉,还未等靠近,也不见壮汉有任何动作,那魔物便身体断裂开来,血浆溅射,断落在地。

    日落黄昏时,杜迪安等人再次回到了那片炼铁平原上,当经过他们冶炼钢铁的那处地下矿洞和地下熔炉时,三人立刻看见这里有壮汉和另外一双小巧脚掌的足迹,显然,他们早已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弄的?”壮汉经过熔炉旁,若无其事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弄的。”杜迪安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得冶炼?以前是做什么的?”壮汉语气平淡,猜不出想法,似乎只是寻常聊天。

    杜迪安感觉此人喜怒无常,不敢轻松,低声道:“以前学过裁缝,也学过医学,也略懂一点冶炼提纯。”

    “学的倒挺多。”壮汉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随便学学。”杜迪安谦虚道。

    相对于其他深渊一门心思地钻研在狩猎和格斗术,以及魔物和权术政治上面,他在生活技艺上的确算是丰富了,而且他懂的远不止这些,不过没有尽数说出来罢了,给自己留点底牌,虽然处境已经足够恶劣了,但谁知道还有没有活命的希望?

    扎西特和杰森听到二人的对话,目光阴沉,同样是对黛娜出手,而且杜迪安是主使,凭什么到现在他们两个下场最惨?反而杜迪安像没事儿人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这念头他们只能想想,可不会蠢到跟壮汉抱怨。

    没多久,几人顺着平原一路向前,来到了边缘地带,这里有一座光秃秃的山,山上怪石嶙峋,以沙石和大块的岩石为主。

    壮汉停下,找到一处沙地,伸手探入沙中,然后拉起,沙子飞快滑落,一个黑色的铁盖被提起,里面是黑漆漆的楼梯,通往地下深处。

    “进去。”壮汉侧身向杜迪安说道。

    杜迪安当即带着海利莎,拎着扎西特和杰森走了进去,有黑暗视野在,倒不会绊倒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壮汉也步入进来,顺手将铁盖拉上,将最后的光线也隔断在外。

    顺着楼梯一路向下,大约走了二十多米深,台阶前终于不再是台阶,而是一条两米宽的小道,尽头是一扇厚重铁门。

    杜迪安用透视一扫,便发现这是一座钢铁和混凝土筑造的地下基地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